与您悟天籁,盼着飘雪的小日子

作者: 现代文学欣赏  发布:2019-05-28

有人喜欢霏霏细雨,有人喜欢飘飘白雪,我喜欢细雨,更喜欢白雪,或许这是我命里缺水的因缘吧。

与你悟天籁_冬日畅想

我喜欢白雪,尤其是喜欢它那漫天飞舞、飘飘洒洒的景色。或许是这些年因为雪花渐渐稀了、少了,所以每到秋末冬初,我心里就充满了期盼;每每看到脚下溅起的尘土,我心里就充满了渴望;每当听闻到趵突泉逼近停喷线,我就巴不得雪花能立即飘落,并扬扬洒洒得多些、再多些。

作者/醉入天籁

或许因了喜欢雪的缘故,我对殷秀梅那首“雪歌”情有独钟:“……你的舞姿是那样的轻盈,你的心地是那样的纯洁;你是春雨的亲姐妹,你是春天派出的使节;你用白玉般的身躯,装扮银光闪闪的世界;你把生命溶进了土地,滋润着返青的麦苗迎春的花叶……”多少年了,不仅是在三九严冬,就是在盛夏酷暑,我也喜欢哼唱这首歌。因为歌词对雪的赞美抒发了我的情感,寄托了我对雪的向往和期盼。

一 眼前有景说不得 孤独的暖冬

雪是我至好的朋友,从小我就与它结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母亲年老以后时常絮叨,这些年每到下雪天,说起下雪事,她就会告诉我的妻子和儿子,说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雪,尤其是喜欢下着大雪往外跑。是啊!当年年少的我,在父母眼里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可是逢到雪天我就会抛弃以往的乖顺,不管不顾地跑到雪天雪地里去“疯癫”。站在漫天飞舞的飘雪中,我的脸上时常洋溢着兴奋,站在银装素裹的雪景中,那种凉爽的惬意无以言表。要说当年能让我惊喜的事有很多,譬如:父亲送我一支笔,母亲买来好吃的等等,但是,最最让我惊喜的,还是晚上睡前没见下雪,早晨起来突然看到了银装素裹,因为那就意味着欢乐来找我了。

又一个暖冬!高跷雪橇慵懒的蜷缩在屋角酣睡,豹皮靴子和狐皮大衣,毛茸茸的帽子,暖呼呼的护耳和手套在习惯的活动筋骨;可屋檐再也不挂垂晶亮的冰凌,旷野沉寂,心情无边的烦躁。出门,街上和这个城市死一般寂寥:大嫂不织毛衣,妹崽不缝绣球,奶奶不扯鞋底,所有的孩婴都被塞进高价的保姆妇男怀里。而保姆妇男们正挤在榕树下一起调情嬉戏;冬天里的故事在歌舞厅,在桑拿按摩,在大酒店的娱乐层,在郊区的鸡鸭店。旅游淡季,该是老板和本地精英恣情享受的日子。双休日的街上也看不到人,学生们挤破了所有的网吧,或几个人躲到一个隐秘地方享受毛片的刺激。我一个人无聊地闲逛,眺望,山一重又一重,挡住了山那边水一方的动人往日。闲适的空气里没有阳光,更没有蒸腾的热气,城郊边到处是下马的工地,和颤抖的围墙危柱。我独步到了山穷水复的危崖,两旁怪石林立,一线天!前头无路。脚后几近干涸的浅流不知所踪。我,迷路了!而又阴风四起,浑身寒透。我,渐失知觉。
我从何来!该向何去?书生老去,功业无成!我那枯瘦憔悴的父母在哪?我那活泼可爱的孙儿在哪?我那硕壮美丽的儿女在哪?我的老妻,还有我痴心幻想的红颜知己在哪?我呼喊,十万大山压迫了本已微弱的声音,我踢开一块石子,被峭壁弹回击伤了我的面颊,钻心的痛,我终于昏迷过去。

当年雪天的上学路上、放学途中,是我玩得最“疯”的时候,让着清扫出的人行道偏偏不走,非得在雪地里打闹玩耍。或是正着走,或是倒着走,或是横着走,或是扭着走,或是S型走,或是Z字走,等等等等无奇不有,为了就是能在雪地里留下歪七扭八的足迹。冰天成了“战场”,雪地成了“画板”。堆雪人、打雪仗,洋相百出,以雪作乐,乖孩子好似变成了调皮蛋。脸冻了不觉冷,手皴了不觉痛,谁让我心甘情愿呢。曾记得,雪地上留下过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字迹;曾记得,积雪反射的光芒刺得我眼睛流泪的情形。如今我已经年近花甲了,可只要与白雪相逢,我就还能焕发童心。去年那场雪后的最初几天,每天我都要跑到山涧去踏雪,去静听那沙沙的踏雪声,对雪的爱恋让我时常在雪地里重复儿时的动作:团雪球、练书法、打滑、滑倒……陪同我踏雪的狗儿成了我的玩伴。我跑它也跑,它跳我不跳,不是我不想跳,因为我这把年纪了,且又大腹便便的,想跳也跳不起来了,哈哈……

二 记得少年骑竹马 浪漫的冬季

夏天多雨,冬天多雪,风调雨顺,悠哉乐哉。记得儿时的冬天比现在冷,雪也比现在多。当年三九严寒的时候,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都挂着冰凌。这些冰凌是雪在溶化、滴淌过程中被冻结而成。玲珑剔透的冰凌晶莹如玉,挂在屋檐下,大大小小形状各异,怎么看怎么让我喜爱。或许是暖冬的缘故,或许是下雪少的原因,冰凌如今在泉城似乎已经绝迹。此刻写着、想着当年的冰凌,时光仿佛倒转,眼前好似又闪现出儿时玩冰凌的情形:拿着长竿拨打冰凌,拾起落在地上的冰凌或放在嘴里漱拉着玩,或用来当做“攻击”伙伴的“子弹”,或是恶作剧把冰凌塞进玩伴的棉袄里。年少不知愁滋味,欢乐的生活,欢乐的少年。

丰年好大雪!丰腴的小山村。禾场坪喜笑颜开的高大雪人,山梁上雪球纷飞的隔壁阿姐,红红的棉袄,红红的俏脸,红红的围巾,红红的心事。谁家的阿哥踩着高跷,故意在阿姐面前来回走过,炫耀着单脚跳,炫耀着青蛙蹦,露出门牙笑,哈出热气高。玩倦了,一头雪一身水的回家,妈妈忙着端来糯米酒和葱姜蛋,尝一口汤嘴,喝一碗暖身,再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假军装,打一套太祖拳,耍一路杨家枪,学着花和尚倒拔父亲这棵垂杨柳,仰面朝天哈哈笑。爬起来扯着四爷爷的山羊须,死活求他再说一遍《精忠说岳全传》。一屋的叔叔伯伯,一屋的姑姑婶婶。叔叔伯伯拍我的肩,姑姑婶婶掐我的脸,邻家的画妹妹,拉着我手拜天地。笑红了三处炉火跳,引得竹鸡进笸箩。哈哈哈!呵呵呵!嘻嘻嘻,哧哧哧.
待到长了腋毛,嘴巴上茸毛变成胡须,和女同学谈心,实践那“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怦怦心跳;和男同学抒情,激昂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豪迈胸怀。年早的雪,就在校园的工具楼上打雪仗,总不想长大却爱看女同学悄悄放进课桌的纸条,在学工学农的时候总给予她特别的关照。被子,衣服,鞋总被女同学抢着去洗得干干净净,以致我的洗衣桶里总放着无名人士的脏臭。年年的正月,家里总有络绎不绝的男女朋友来给父母“拜年”,偷了猪油到后山用雪水和松蜜煮松鼠肉吃。我娘却笑得合不上嘴,天天有新干儿子,天天有新儿媳。父亲背后问我,要讨几个老婆,我吓得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一个都没有。
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却在漫天雪花的朔方。刚下连时,每天起早拿一把大扫把,抢着扫营房前操场中的冰雪。在朔风呼啸的黄昏,同几个战友滚在尺厚的雪地里用白雪洗澡。牙齿打颤格格响却要唱少剑波杨子荣的京剧唱腔,于是营房后的山岗上便开遍迎春花雪莲花栀子花狗尾巴花。但最响亮的还是“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和“管教山河换新装”。青春热血中我还是最爱冬天,最爱冬天里的雪,我利用记者的便利跑遍了旅大,沈阳,大孤山,鸭绿江,长白山。在零下37度的博尔克土,我看见战士冻成冰棍仍然挺胸昂首在岗位上。在大孤山下冬天的早晨,我看见战士爬上炮架和战车用衣袖擦去冰凌和雪花,那张张笑脸却绽放出青春的热血和光华。在黄海渤海前哨,我看见天海连在一起的壮观,看见房东大嫂将鲜活的鱼虾晾晒在冬日暖阳下,四围一色的白雪,大嫂浑身的素白,鱼虾的亮白,简直美不胜收却无法形容。冬天和雪花跟随我整个部队生活。它是冬天的赞歌,照亮我的整个人生,点缀我的青春旅程。哪怕終我一生,冬天和雪花都是我梦寐以求的红颜知己。有它,我便幸福光彩着,离开它,我的生命将暗淡无光,憔悴和腐烂。

天降泉水于济南,美曰其名叫泉城。泉水好似济南的血脉,涌泉好似泉城的灵魂。泉涌离不开水源,水源离不开雨雪。往昔济南的雪飘并不少,银装素裹的泉城曾经是那样分外妖娆;如今济南的飘雪少了,雾霾笼罩的泉城时常让人格外烦躁。没了白雪皑皑,没了雪花飘飘,无雪的冬天悲哀了济南,可惜了涌泉,真真地让我很难过。我爱泉城,我为泉城祈雪,盼着雪花飘落,盼着银装素裹;虽为“寻欢作乐”,更为济南的涌泉永不停歇。

三 梦里寻她千百度 逝去的佳人

走在浮躁的人流中。
经历了砍伐的季节。热闹开发,残酷掠夺,无尽榨取。美丽的冬季不堪重负,现在已是最后的苟延残喘。热浪翻滚,沙尘翻滚,毒液翻滚,我的红颜知己已憔悴颓败。飘飘洒洒的风姿黯然神伤,晶莹剔透的胸怀点点血污,风光不再,芳菲凋冷。四季轮回在这个时代堂而皇之的倒错。春花不再,金风渗透;夏雨不再,淫欲逍遥;秋实不再,硕鼠骄傲;冬韵不再,暖流咆哮。懵懵懂懂的生活,糊糊涂涂的死掉;西风凛冽偏西风,资本萧条还萧条。所谓何?奈何我!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可是,年年暖冬,年年无雪,晶莹的冰更无影无踪。冬而无雪,何以为冰?无冰镜鉴,何来五谷丰登?焉有玉洁?天籁知己啊,红尘佳人啊,我梦里的雪花啊!假如你蓦然回首,你会哭倒万里长城吗?它不仅仅是文明古国冬的骄傲,今天它更是炫耀的光环和赚钱的法宝。万里长城已挤满了高朋嘉宾,那里也热浪滚滚钱浪滚滚。假如你抚今追昔,你是要今天的暖冬还是遗忘的寒冬?假如你依然风情万种,你要选一个什么样的白马王子做你的夫婿?那么多的精英你会颔首吗?你还会说“人间真好,形势大好”吗?

四 海枯石烂不变心 雪花的遐想

绝世佳人,绝世佳人!你悠悠飘飘畅游宇宙,南北极依然酷寒。有数的高山依然雪冠神韵,格陵兰岛,西北利亚,珠穆朗玛还一如既往的捧出洁白的哈达,候鸟不再迁徙,生物链不再缺失,海平面不再升高,长江黄河同密西西比河一样的清澈,非洲那原始部落依着自然规律进化吧,野蛮的开发不是拯救而是摧毁!万物在四季里都按自己的生存环节有序生活吧,让山清水秀美梦成真吧,让不“秽”江河万古流吧。
绝世佳人,我的红颜知己!爱你所爱吧,你任意的洁白晶莹,你的爱人也应该诚实透明,这样才能匹配你的舞姿,你的丰韵。稀有的才宝贵,寻寻觅觅得到的才能白头到老,琴瑟和谐,妇唱夫随。将你的雪水灌注每一个景仰你的人吧,让他们无病无灾,从小就能收到良好的教育,男人更像男人,女人更像女人,男人英俊多情,女人美丽含情。让冬天开满鲜花,让四季随意美好,让冬季拥抱人类,让雪花滋润大家。
红颜知己,让所有的美梦成真!让我的爱万古千秋。

责 编**飘忽的云








本文由www.365488.com-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与您悟天籁,盼着飘雪的小日子

关键词: www.365488.c www.365488.c 雪花

上一篇:365bet官方备用网址醉入天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