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之母亲

作者: 现代文学欣赏  发布:2019-05-28

母亲言语不多,特别爱干净。

彪 哥

那个时候两三排街道十多户人家共用一个自来水管,供水时间也有限制,母亲很少在白日里去水管跟大家挤着洗衣服,只是洗了碗筷就回来了。

文编:何方

每每夜深人静没有人用水的时候,母亲总端了大盆的的衣服,在漆黑的夜幕下刷刷的洗着,无论春夏还是秋冬。

和他的名字一样,彪哥身材高大,肤色黝黑,是一位彪形大汉。彪哥是一位军转地方的退休干部,他膀宽腰粗,结实的身躯,粗壮有力的双手,没事时最爱挺着自己的将军肚。
彪哥待人热情大方,他敦厚的笑容常挂在脸庞上,我们社区不管谁有为难之事,只要唤他一声,彪哥准会二话不说就去帮忙,因此,我们社区的大人小孩都十分喜欢他。
彪哥的绰号很多,大家爱叫他:“李主事”. “头”.“领导”.“老彪”.“306”...... 叫他李主事,是因为他乐于助人,在我们社区只要有红白喜事,只要彪哥在家都要请他去主事。碰到寿庆,婚礼还好,一天完事,大家欢天喜地乐呵一天。要是遇到丧事,一般都是三天。每次把后事办完,彪哥的嗓子总要嘶哑好几天。彪哥有一帮好朋友,年龄相仿,都是些退休不久的干部或工人。他们和彪哥一样都有一颗助人为乐金子般的火热之心。在我们社区谁都知道,不论严寒酷暑,不论谁家大小事情,只要一个电话,彪哥和他的朋友都会随喊随到而且办事利落不收报酬。彪哥是“头”,大大小小的事情,朋友们都听“头”的安排,服从“领导”的指派。
彪哥在我们这帮朋友中年龄长一点点,大家喜欢叫他老彪或彪哥。彪哥是个大孝子,我们最敬佩彪哥尊老爱幼的高尚品德。彪哥有三姊妹,一个哥哥,一个妹妹,按风俗孩子成家后父母随大崽住,但彪哥考虑哥哥在乡下务农,经济来源差,父亲去世后,四十多年如一日由彪哥赡养母亲。老母有风湿病,彪哥就长年累月泡药酒给母亲喝;老母现在年岁已高,彪哥就每天亲自下厨好饭好菜孝敬母亲;他还时常给母亲买点小零食。
“306”是彪哥家电话号码的尾数,朋友间见面打招呼彪哥喊男同胞,就直呼家里的电话号码的尾数,久而久之“306”就是彪哥的代称。我们这帮朋友每天吃完晚饭都要相约去散步,早到的都会在高架灯下等一等,高架灯下有个大花园,彪哥经常是早到几分钟,他就一边等朋友一边义务拔花园中的野草。彪哥爱说爱笑,很风趣,有一次散步,我们迎面碰到一位不是我们圈子的朋友,彪哥叫住她一本正经地问道:“哎!你见过腊肉吗?”那位女同胞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彪哥马上问:“你知道腊肉是什么颜色?”“腊肉是......”对方话还没说完,彪哥撸起衣袖,指着自己的胳膊笑着说:“是这种颜色吧!”彪哥的举动逗得大家捧腹大笑。还有一次,彪哥在马路上捡到一张折叠得很小的纸片,他打开一看,是一张土黄色,显得很脏的外国钱币。彪哥回家后,把钱币放在水龙头下用刷子洗干净,又把它晾干。第二天,彪哥兴冲冲地拿着洗干净的钱币到银行兑换,银行工作人员说:“这是一张面值五十元的欧币,能兑五百六十元人民币,可是现在欧币品相破坏了,最多抵五十元人民币。”彪哥这才知道自己的无知做了傻事,但他还是乐此不彼。散步时彪哥用这兑换的五十元钱请我们十多个好朋友吃了三次冰激凌。
彪哥是湖南湘乡人,爱用乡音讲一些俏皮话来活跃气氛,逗大家开心;他还很会做家乡的辣椒豆豉,并在辣椒豆豉里加上商店买来的辣椒牛肉老干妈,他还会做油炸辣椒火焙鱼。我都吃了他送的好几瓶啦,那个香啊,还没吃,闻了就叫你流口水......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冬日里在温暖的被窝中醒来,母亲给我们姐妹四人洗的衣物就整齐的晾在院中,那些衣服被冻成了一片硬硬的直板儿排列在晾衣绳上,衣摆上还结着细细的冰柱。

有时我会搉折了冰柱放进嘴里,满是干净的味道,也是母亲的味道。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多年后我想起这些,就会想到母亲曾在彻骨的寒风中挽着袖管露着手臂,蹲在深夜里刷刷刷的为我们劳做。我的心就会隐隐做痛。我的眼就会灼灼发热。

白日里母亲去砖厂上班,一日母亲下班回来从布包里取出一个用手绢包起来的小包裹,她喊过姐妹四人围坐在圆桌旁。

我睁大眼睛看着母亲慢慢的解开手绢,里面包了一捧熟花生,是母亲从厂里带回的原来是工友家有喜事,分给母亲的。

母亲把它们平均分成了四等份,唯独没有自己的一份,那时候不懂得体谅母亲,姐妹四人就晶晶有味的吃了起来,怎么那么香啊!

母亲的手经常裂满了小小的口子,红红的露着肉,母亲用这双手把白萝卜切成长长的拉花状撒了盐块儿放在房顶上晾。

等萝卜干了,搓上红红的辣椒面,这时母亲的半拉手臂都是红的,辣椒刺的红,火辣辣的红。

这样冬日蔬菜稀少的情况下我们就有辣萝卜干吃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像母亲一样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在那个令人难忘又令人心酸的年代里默默的付出着。

我只知道母亲用柔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

当然母亲也有搞笑的时候,那是一个午后,哥哥出门的时候发现邻居家的树上竖了一根天线,他就一直仰头看着那根天线走,边走边看。

邻居的冬生冲着我哥喊到:“老海老海,你看什么呢?”

哥就哭着回家了,低着头正和面的母亲头也未抬问:“怎么了,哭啥啊”?

“我 .我 .我还没老呢有人喊我老海,”哥哥哽噎着说。

母亲顺口答到你就不能说:“我老了我是你爷”。

“哦,知道了”哥随即转身出去了。

一出门,遇见了冬生的妈妈:“老海老海,你干嘛去啊”。

“我老了,我是你爷”,哥哥大声回到

“这孩子,真该打”,冬生的娘摇了摇头无奈的说。

后来提起这件事我们就笑说母亲不教孩子学好,母亲哪里是不教孩子好啊,她分明是忙的顾不上想那么多。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 1

本文由www.365488.com-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之母亲

关键词: www.365488.c www.365488.c 彪哥

上一篇:只为寻二个懂你的人,窗外的心上人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