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488.com许世友曾欲开除女儿军籍,风雨兼程四

作者: 现代文学欣赏  发布:2019-05-29

风雨兼程四十年

  许世友共有7个子女。作为一名从战火中走来的老军人,许世友对部队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他认为部队是一个锻炼人、培养人的大学校,他把7个孩子全部都送去参军,接受部队的教育和锻炼。

文:暮闲欣逸/编:云想衣裳

www.365488.com,  “自古忠孝难以两全,我参加革命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在你奶奶身边伺候尽孝,欠老人家的实在太多了,你就回家替我照顾你奶奶吧。”许世友把大儿子许光赶回了农村。

三个孩子,最让我操心的是儿子,最让我伤心的是两个女儿。
71年8月,一对龙凤双胞胎过早降生,给本来拮据的家庭带来更多的压力。多亏泼辣干练的婆婆,向单位请假帮忙照顾孩子,后来婆婆假期满了,不得不把我们的儿子带一个在她身边,根据医生的嘱咐,女儿先天体弱,留在我身边吃奶,儿子跟着奶奶给奶奶增添了很多的辛苦好劳累。她每天背着孩子上班,还得给孩子舂米浆,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三个小时给孩子吃一次。儿子口老,被奶奶养得白白胖胖。我每月按时将开后门买的白糖带回家给儿子煮米浆。那时候,市面上没有奶粉之类的儿童营养食品,就是有,也买不起。所以,儿子从小没吃过奶,全靠吃米糊糊而影响儿子的生长发育。这是我一直以来对儿子的愧疚。

  原来,许光解放初期入伍当了海军。他在战友面前从没说过自己是许世友的儿子。本来许光有机会到院校深造,可许世友想到年迈的母亲仍然生活在河南农村老家没人照顾,便“命令”许光回到老家所在的河南新县的武装部担任了副部长,后来在该县人大副主任岗位上退休。

儿子三岁那年,外婆家的葡萄熟了,小舅舅给外侄儿摘了一串,奶奶没有洗就连皮带核给孙子吃了,结果引起急性腹泻。也不知拉了多久,把我叫回家时,儿子胖胖的小脸已经瘦得没型,继续在公社医院治疗仍然没有效果,眼看孩子快不行了,我只好把孩子接到我上班那里,到当地医院找一位王姓医生,只花了九分钱,就止住了孩子的腹泻。从那以后,儿子就跟着我。也许因为孩子营养单一,总是多动没法安静,加上三岁前在奶奶身边,很难和我建立起母子感情,什么事情都和我对着干,这也是儿子最让我头疼的事。后来,儿子根本不好好念书,成天贪玩好耍,与同龄孩子在一起,他比别人个头小,也常被别的孩子欺负。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毕业勉强拿了个高中文凭,18岁那年入伍参军到西北空军部队服役。参军的第二年,学校组织夏令营,我带着小女儿到部队看望儿子,儿子改变的许多,部队的艰苦条件,部队严密的纪律,让儿子比以前懂事多了。短暂的相聚,我们母子格外珍惜,临别时,儿子和他班上的战友步行十几里把我们母女送上车,儿子的战友站在车旁,排得整整齐齐给我敬军礼送行,儿子在车上拉着我的手舍不得我走,车快开了,我们母子的泪水止不住地流,禁不住抱头痛哭。

  在一次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许世友在空军工作的三女儿正在度蜜月,没有归队。许世友得知这一消息后,大为震怒,大声吼道:“就要打仗了,还度什么蜜月!给我立即通知空军,马上查找她的下落,限她3天之内赶回部队,不然开除军籍!”在许世友身边工作多年的人员还是第一次看到首长发这么大的火。三女儿接到命令后,一分钟也不敢耽误,即刻动身,火速赶回了部队。

两年以后,儿子写信告诉我们,他要回家探亲,可把我们全家高兴坏了,买了许多好吃的、儿子也喜欢吃的东西放着,盼望儿子回家团聚。可是,到了儿子该回家的时间,仍不见儿子的踪影,又没办法联系他,除了每天在儿子回家的必经之路等他,就是不停地念叨,担心孩子出什么事,我们在盼望中煎熬……一个星期以后儿子来信了,告诉我们:部队有任务,他要推迟回家。我们悬着的心终于平静。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兵是许多青年人最大的愿望。许世友的夫人田普有两个亲侄女正值当兵的年龄,从老家跑到广州,要求姑姑和姑夫想办法让她们参军。许世友对她们说,当兵保家卫国是好事,我当然赞成。不过,要符合招兵的要求和规定,必须身体好、政审合格,托关系走后门不行。后来,一个符合条件的侄女如愿以偿当了兵,另一个回了老家。

四年以后,儿子从部队转业,已经长成一个成熟的大小伙子,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在家待业期间,儿子和小时候的玩伴们干了许多捣蛋的事,不间断地打架斗殴,合伙破坏……后来安置在车间上班,仍然没干过让我省心的人事。有一次,他们一行8人破门入室殴打一个工人,开始用拳打脚踢,感觉不过瘾,干脆提起凳子往别人身上砸,就在其中一个提起凳子的瞬间,另一个人开了灯,我儿子突然看见墙上挂的乐器,大喊一声,别打了,他是我爸爸乐队的叔叔,儿子的喊声,惊醒了提凳子的人,这样才结束了一场更大悲剧的发生。但是,被打伤的工人住进了医院。得知消息,我俩提着营养品到医院看望受害者,并恳求别人的谅解。为此,8个孩子免于刑事拘留,但是,经济赔偿是难免的。后来我到省城打工,接到老公打来的电话:儿子打人的赔偿金额下来了,儿子不负主要责任,只赔偿三千,这个月,已经把我俩的工资,加上家里所有的继积蓄都凑上了才交够罚金。我接到电话,知道他们父子已经把当月的生活费全赔进去,我顿时心酸的眼泪唰唰地流。我告诉老公:我曾经在衣柜的抽屉里的钱夹里存了100块钱,叫他勉强对付一个月。这样才算把儿子的事基本解决。儿子除了在外面打,还在家里和父母打,成天闹得全家上下不得安宁。

  许世友的一个远房堂孙许道炎,在部队当兵,一次利用休探亲假的时间特意绕道去军区机关见许世友,要许世友帮忙说情提干。许世友不仅不帮忙,还训斥他趁早打消这种靠关系往上爬的邪念头,要用自己的真本事说话。结果,许道炎最终复员回了老家。

儿子三十岁那年结了婚,三年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他自己已为人父,仍然没个人样,因为在他心理有一团抹不掉的阴影——小时候没吃上奶,影响了他的身高。为了弥补对他的亏欠,也为了他有一个安定的家,我们义不容辞地把孙子养得胖胖的,教得乖乖的。但是,仍然不能停止对儿子的开导教育,当面教他,总是冲突,我只能用手机给他发短信,QQ上给他留言。通过不懈地努力,儿子自己也渐渐体会到做父母的艰难,慢慢地,我们与儿子心与心的距离近了。今年6月份他父亲和妹妹同时住院手术,我一个人照顾两个病人,每天还得接送孙子上幼儿园。儿子发来短信,妈妈,你别着急,爸爸和妹妹住院,钱不够告诉我。接到儿子的短信,平复了我的紧张情绪,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三十九年艰难的等待,我的儿子,终于有了懂事的这一天。

本文由www.365488.com-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www.365488.com许世友曾欲开除女儿军籍,风雨兼程四

关键词: 儿子 www.365488.c www.365488.c

上一篇:握着你的手,我的蓝颜知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