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的爱情,游离于自然和礼教之间的爱情

作者: 现代文学欣赏  发布:2019-06-02

《诗经》中的爱情:追求篇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记载了不少爱情故事。那时候,封建礼教已初步形成,但还没有对人们的自由恋爱形成不可扭转的约束力。于是,游离于自然和礼教之间的爱情就产生了。

世上珍贵美好的东西,通常要经过一番努力追求,中间遭受几许挫折,才会最终如愿以偿。一蹴而就,唾手可得的好事,不是很多。职场如此,事业如此,爱情亦如此。

一、仲春二月,官方允许的男女狂欢

两千五百多年前的祖先,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所经历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一点也不比今天的你我少。

先秦时期,虽然已经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但为了促进人口繁衍,政府还是开了一个自由恋爱的口子。那就是,在仲春二月设立一个祭祀狂欢日,允许春心萌动的少男少女们公开约会,向同是婚姻之神和生育之神的高禖祈福。据《周礼·地官·媒氏》记载,“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

《诗经》的开篇之作,《周南·关雎》,讲述的就是男女爱情。但是,它似乎不是特定的某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而是一种爱情故事模式:一位有身份的男子,见到一位美丽的劳动女性,立即爱上了她,以至于日思夜想,辗转难眠;经过一番追求,终于赢得女子芳心,最终结为夫妻。这当然是一出爱情喜剧。但是,追求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仍然充满了煎熬与烦恼,“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在《诗经》里,《郑风·出其东门》、《郑风·溱洧》和《陈风·东门之枌》记载了男女集体约会的场景。这些少男少女们在东门外、溱河洧河边、高原上等地,聚会同游、唱歌跳舞、戏谑打闹,亲密无间。临别时,他们会互相赠送在野外采摘的花草作为礼物,以表明心迹。

有追求成功的,就有追求不成功的,或者一时之间看不到希望的。爱情婚姻道路上的痛苦与折磨,是历代诗歌的一大主题。《诗经》就有多首诗歌,是表现这一主题的。

二、美好邂逅,难以割舍的自由恋爱

《周南·汉广》,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式的追求。“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在追求爱情的男子眼里,汉水岸边游玩的女子,简直高不可攀,遥不可及。在他的眼里,那女子如乔木,如天鹅,如星星。近代才女张爱玲,曾经说过,自己见到胡兰成时,有“低到尘埃里去”的自卑心理。古今男女,追求爱情的时候,心情是相似的。

一般情况下,女子待字闺中,是不大出门的,除非要采摘野菜,或者为祭祀做准备。于是,在野外劳动的过程中,男女就有了邂逅的机会。

《秦风·蒹葭》和《郑风·东门之墠》,虽然没有把被爱慕的女子比作乔木、天鹅或星星,但是,表现苦恋的字里行间,不难想象,她们是美丽的化身。《蒹葭》中的“所谓伊人”,忽而在河水的那一边,忽而在河水的那一端,忽而在水中央的沙洲上。无论怎样追寻,她始终是可望不可即的。《东门之墠》的故事发生在城镇中,男子知道女子家住何处,距离很近。不知道何故,女子并未接受他的追求,“岂不尔思,子不我即”,“其室则迩,其人甚远”。这种痛苦的单恋,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很难体会到的。

《诗经》里有很多一见钟情的诗篇,如《周南·关雎》、《郑风·野有蔓草》、《王风·采葛》等。男人们对劳动着的少女一见倾心,朝思暮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不顺利的追求,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一般认为,《郑风·将仲子》是表现女子用各种借口,拒绝男子的大胆追求。但我认为,女子口中父母、诸兄的反对和他人的风言冷语,也有可能真的是女子不敢接受男子求爱的原因。她不是一个勇敢有自己主意的姑娘。《鄘风·柏舟》,“母也天只,不谅人只”,反对自由恋爱的母亲,是多么地强悍。

接下来,激动人心的约会就开始了。由于这种约会是私下偷偷进行的,因此,带有很强的神秘感和不可控因素,恋爱中的男女们既欣喜万分,又忐忑不安。在《邶风·静女》中,一名男子等了心上人很久后,终于忍不住了,“爱而不见,搔首踟蹰”。《召南·野有死麇》中,一对男女在隐蔽的树林里约会,男人饥渴难耐,对女子动手动脚。这名女子欲拒还迎地说,“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你动作慢一点,轻一点呀,别晃动我的围裙,别惊扰了多毛犬。它要是汪汪叫起来,这该如何是好呀)。《郑风·将仲子》中,一名叫仲子的男人要翻墙踰园,迫不及待地要和女子约会。这名女子心里又喜又怕,她一边向仲子哥表白,“仲可怀也”(仲子哥,我心里有你),一边劝阻他,你不要折断我家的树呀,不是我爱惜这些树,而是“畏我父母”、“畏我诸兄”、“畏人之多言”(害怕被父母责骂,被兄长责备,被周围邻居说闲话)。这种私下约会不被礼教允许,但是很自然,很刺激,有一种让人难以释怀的美感。

一般来说,爱情一事上,古往今来,多是男子扮主动演追求者,女子是被动接受的一方。但是,两千五百多年前的《诗经》所反映的情况,有所不同。表现女子扮演爱情追求者的作品,也有不少。

三、咫尺天涯,余音绕梁的单恋情怀

《鄘风·蝃蝀》中的女子,显然是一位大胆追求爱情的姑娘,她打破礼教的约束,违背父母的意志,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把自己嫁给所爱的人。《齐风·东方之日》中的女子,追求爱情更加大胆火辣,“……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就是说,这位漂亮的女子,不但主动来到了男子的家,而且还走进了属于他的房间,踩着他的脚,跟他亲热,倾诉衷肠。

暗恋是一种美好的情怀。它只存在于自己内心,却未打扰任何人的情怀。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遇见。正因为得不到,才让我们牵肠挂肚,魂牵梦绕。

《王风·大车》中的女子,稍微含蓄一点儿,她没有主动前去投怀送抱。但是,她明白地告诉男子,“岂不尔思,畏子不敢”。她表示,自己是爱他的,希望他鼓起勇气,冲破约束追求爱情,大胆地跟自己相爱,甚至私奔。

在《诗经》中的单恋,都有一种含蓄蕴藉的朦胧美。《周南·汉广》如此,《鄘风·桑中》如此,《秦风·蒹葭》如此,《陈风·宛丘》也如此。在郊外的河边,诗人遇见了一位梦中的伊人。她或远或近,飘忽不定,她是那么地沁人心脾,又是那么地遥不可及。

《唐风·有杕之杜》中的女子,更加含蓄。她向男子示爱,“中心好之,曷饮食之”,她是在向男子发出邀请:来到她的身旁,她可以招待他吃饭,喝酒。很可能,这是一位年龄稍长生活经验较为丰富的女性,她懂得一个道理: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四、呼天抢地,无法挣脱的包办婚姻

最含蓄的,当推《桧风·羔裘》中的女子,“岂不尔思,劳心忉忉”,“岂不尔思,我心忧伤”“岂不尔思,中心是悼”,她心里很想去跟男子约会,但行动上又不敢,真是爱他在心口难开,兀自烦恼。

先秦时期,婚姻基本上由父母做主。主要表现形式为买卖婚姻和媒妁婚姻。当然,也有两者结合的。平民的买卖婚姻,主要是财务交易,贵族的买卖婚姻,也是出于政治利益的需要。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 1

《鄘风·柏舟》中,一名女子已经心有所许,但母亲一定要将她另嫁他人,她痛苦万分,无奈地高呼:“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我对心上人的爱到死都不会改变!母亲啊,苍天啊,你们为什么不能相信我,成全我呢)。《邶风·泉水》中,一名卫国女子被迫(相传为许穆夫人)远嫁他国,非常难受。她没有一天不思念自己的故国。身在异国他乡,她异常孤独,没人可交流,只能“驾言出游,以写我忧”(驾车出去散心,以此来排解忧愁)。

五、一意孤行,反抗礼教的不伦之恋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有些男女无视礼教束缚,忽略道德谴责,为自己的自然感情寻找出口。于是,就有一些婚外情和乱伦之恋出现了。

文姜就是这样一个悲剧人物。她在出嫁前就和同父异母的哥哥齐襄公相爱了。但是,父母把她嫁给了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鲁桓公。尽管做了国君夫人,她依然和齐襄公藕断丝连,他们不顾国人的耻笑,抓住任何机会相会。终于有一天,鲁桓公再也忍不住了,对文姜大为光火。文姜告诉了齐襄公,齐襄公竟然派人把鲁桓公杀了,两人继续肆无忌惮地约会。齐国人写了三首诗讽刺他们的婚外情,分别是《南山》、《敝笱》和《载驱》。

另一个悲剧人物是宣姜。齐女宣姜本来是和卫宣公的儿子伋订婚的。可是,卫宣公贪恋她的美色,强娶了儿媳宣姜。对于宣姜这名如花少女被迫嫁给卫宣公这个糟老头的遭遇,卫国上下都为她感到惋惜。《邶风·新台》中反复咏叹,“燕婉之求,蘧篨不鲜”,“燕婉之求,籧篨不殄”,“燕婉之求,得此戚施”(本来是郎才女貌的好姻缘,没想到美女嫁了个癞蛤蟆一样的糟老头)。在《鄘风·君子偕老》中,诗人极力描摹宣姜在册封大典上的惊人美貌,但却来了一句惋惜之词,“子之不淑,云如之何。”不淑,就是不善,为什么呢?《鄘风·墙有茨》通过反复卖关子,让我们窥见一斑。因为,卫宣公死后,宣姜与宣公的庶长子顽私通。并且,在这段乱伦之恋中,宣姜为公子顽生了五个孩子:齐公、戴公、文公、宋桓夫人和许穆夫人。这丑事都已传出宫去,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了。

《诗经》是中华民族童年的歌谣。这歌谣,是那么真实,那么质朴,那么率真。诗中的每一位主人公,都是鲜活的,富有个性的。爱情也在自然和礼教之间徘徊游荡,它拨开岁月的迷雾,穿越时空,成为一种永恒的美。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 2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我交流^ω^

本文由www.365488.com-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的爱情,游离于自然和礼教之间的爱情

关键词: www.365488.c www.365488.c 诗经

上一篇:何新论孔,略论孔子及古代儒学的演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