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作者: 现代文学欣赏  发布:2019-05-28

11高浩月站在文庙的门口,瞅准了乌亦天过来,一句话没说,就扑了上去,拳打脚踢。等到边上有人过来拉时,高浩月已经打完了,捋着袖子,一句话不说地回到了自己的烟酒铁皮棚子里。吴尚思问:"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打起来了?"乌亦天捂着脸,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盯着铁皮棚子。吴尚思扶着他往文庙里面走,正碰着早起上班的几个干部,问这是怎么了,吴尚思说:"没事,没事。乌馆长刚才走路摔了一下。我这正扶他回去休息呢。"高浩月站在棚子里,点了支烟。本来这事他准备交给樊天成来干的,但是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动手稳妥些。何况就是刚才那一顿打,他马上感到身心一下子舒展开了。好几个月了,高浩月一直这么憋着。好人也会被尿憋死的。不打,怎么能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烟抽到一半,吴尚思馆长来了。高浩月知道他来的意思,就迎上去。吴尚思问:"小高,乌馆长怎么得罪你了?你这可是殴打国家工作人员。""他当然得罪我了。至于怎么得罪了,让他跟你说。""这像什么话?我问他他也不说,你们这……""我是不想说,他是不敢说。""他不敢?难道你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得搞这么神秘?""是他见不得人。我可是光明正大地打他的。"高浩月说着,眼睛向文庙那边瞟了一眼,李大梅正从里面出来,见吴尚思馆长站在铁皮棚子前,就又缩回去了。高浩月说:"吴馆长,来,抽支烟。我跟他的事,你就别问了。我还会打他的。一直打到事情结束为止。""还会打他?你疯了?我可警告你,下不为例。"吴尚思心里也没有底,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比一男一女之间的战争更难叫人猜透。何况高浩月咬着不想说,而乌亦天只是摇头。乌亦天平时在博物馆里,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现在连这盏灯也自动熄了,他吴尚思又能问出什么呢?"唉,你们哪!"吴尚思接了高浩月的烟,又拿了包阿诗玛,回文庙去了。文庙的门前,陆陆续续地来了些人,是城关镇的,还有些工人,毛达平也在。他们先是在广场的北角文庙的正门前说道了一会儿,然后就有人开始在地上画线。高浩月点着烟,看着一辆卡车开过来,从车上卸下了一些木头和钢管。看来他们是要搭台子。早些年,广场上经常搭高高的台子,只是这几年少了。这些工人们干起来似乎有些手生。高浩月斜着身子,边抽烟边看。毛达平走过来,高浩月问:"干吗呢?又要斗人?""哪儿是?是欢迎英雄大会。"毛达平问:"你知道是哪个吧?就是程大炮的小儿子程解放。听说立了一等功。""啊!"高浩月应了一声,他脸上的疤子,在早晨的阳光下闪着黑暗的光。"程解放现在是正团,听说马上要当师长了。"毛达平继续道,"真是英雄。我最敬重的就是战争中的英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英雄啊!"英雄情结是这一代人内心最完美的情结!毛达平有,高浩月也有。小时候,高浩月跟在母亲身后,到剧团看戏。戏里各色人等,红白脸,高浩月都不太喜欢。他就是喜欢英雄,像《刺字》里的岳飞,一出场,高浩月就叫好。还有后来的样板戏,江姐、李铁梅、洪常青,英雄情结支撑了他的童年和少年。高中毕业那年,要不是母亲哭着阻拦,他早已成了一名军人。英雄似乎总是与青桐这样的小城距离久远。三年前,青桐也出过一个英雄。湖里乡的一个小学老师,护送孩子放学时,为救学生,被洪水卷走了。县里开了追悼大会,在会上,省政府正式批准这个老师为革命烈士。高浩月挎着相机,整整拍了两卷胶卷,后来还专门到英雄生前所在的学校,拍了许多感人的镜头。这些照片,后来发表在地区报上,高浩月感到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与英雄的接触。然而,事情过后,青桐城依然沉浸在无限的幽远之中,高浩月发现,英雄只是一次经过,只是一个名词,只是一张证书,只是一些留在人们印象中的崇高与敬重。英雄自己却走了。他记得那个老实年迈的母亲的泪水,还有妻子的哭泣,与才两周岁的孩子的茫然。三个月后,他将那些照片全部冲洗出来,送到了这个老师所在的学校。校园里书声朗朗,墙壁上贴着的"向英雄学习"的标语,已然剥落了。高浩月问毛达平:"怎么最近很少看到你们?还有叶逢春?你们不是在搞什么青桐文学社吗?""最近,"毛达平凑近高浩月,小声地说,"最近我和逢春正在做一件事。""什么事?""我们正在给乡下一家企业做点服务。""乡下企业?就是乡镇企业吧?服务?不收钱?""当然收。每个周日一天,每人二十块。""二十块?你工资才多少?一天就二十块?厂里安排的?""他们直接找我们的。你不能到处说。厂里要是知道,我和叶逢春可就……"高浩月递了支烟给毛达平:"我说?吃饱了撑的?我才不会说呢。上周日,我到外面进货,听他们说星期日工程师,你们这就是。外地早就搞了,只是青桐城太小,现在搞还得偷偷摸摸的。靠自己的能力挣钱,怕什么?就像我现在,守着这铁皮棚子,一天的收入,有时就是你们一个月的工资。这有什么不好?我还交了工商税呢,也是为国家减轻负担。昨天我跟李小平说,我要为你们的那《一切》,赞助四十块钱。这可以管两期的印刷费了吧?我不会写诗,但是我喜欢诗的冲动与激情!"毛达平哈了口烟气:"那谢谢你啊!管两期够了。唉,浩月啊,你这店开在广场上,就没人来找你麻烦?""麻烦?当然有人找了。不过,我是把工作做在前头。开店前,我就到工商局去找了人。这每个月,我负责供他们烟。还有县里,喏,就是两个大门里的一些领导,他们的烟也是我送的。""这……行吗?这不是受贿?""废话!我是请他们品尝的。"高浩月斜着眼,看了眼文庙门口。台子已经搭了有一米高了,他问:"什么时候开会?""明天上午。程解放直接从省城回来。下午,还得在台子前铺一段红地毯。一小那边,就是李小平那里,还有学生献花。"毛达平笑笑,"我得过去了。"高浩月也笑笑,他心里因为刚才打了乌亦天,竟然放松了些。他本来是不想动手打乌亦天的,毕竟人家也是国家工作人员,而且事情闹大了,对李大梅不好。对李大梅不好,让李大梅不高兴,高浩月再做,就没有意义了。但是,昨天晚上,他亲眼目睹了乌亦天和李大梅一起,他不能不行动了。昨天晚上他是在东大街看见他们的。九点,他关了铁皮棚子,在一中路吃了一碗水饺,然后点了烟,走过北大街,过了紫来桥,就上了东大街。那时,他手上的烟刚刚抽完,就在他把烟蒂扔到紫来桥下的水中时,桥上走来了两个人。他们互相依偎着,轻轻地说着话,从高浩月的身边,慢慢地走了过去。高浩月先并没有什么感觉。晚上,这桥上经常有一些谈恋爱的男男女女走过,早几年,高浩月也带着别的女孩子走过。他正在下桥,就听到了李大梅的声音。虽然很轻,但他可以肯定,那是李大梅的声音。他再回头,夜色里,借着桥两头人家的昏黄的灯光,他看见了李大梅的背影。无论是正面、背面还是侧面,李大梅在高浩月的心里,都是鲜活而熟悉的。他往桥上走了几步,他们停在桥边上,正俯着栏杆。高浩月看清了另一个人应该是乌亦天。一切如他所料!五月底的夜晚,青桐城在一场细碎的雨后,深不可测。一切似乎都是平静的,但是,紫来桥下的流水,却携带着上游的花草与早落的星子,悄然地流过所有青桐人的梦境。高浩月没有回家,而是回到了铁皮棚子。他拿了瓶白酒,打开,一口气喝了一半。然后,他静静地坐在棚子里,一直看着文庙。十一点,乌亦天和李大梅经过广场。然后两个人迅速地分开了。十一点零五分,李大梅进了庙前街。高浩月看见她步伐轻盈,像一个被施了魔法的公主……等高浩月回头看文庙时,门已经关了。……工人们的台子,搭得差不多了。高浩月昨晚上一直没睡,现在有些犯困。刚眯了会儿,二中老师蒋大壮拎着个袋子,晃到铁皮棚子前,买了包烟。高浩月问:"有事去?最近怎么没见你们过来打球?""最近学校那边忙。学生们马上也要高考了,没时间。"蒋大壮块头大,皮肤黑。他眼睛盯着庙前街那边,自从上次和王五月吵了后,他就很少到广场这边来了。二中在青桐城的东边,算是半郊外。蒋大壮骑车,也得二十分钟。他望了会儿,又看看表,然后将袋子放到铁皮棚子的柜台上,道:"小高,这袋子我丢这儿了,等会儿,鲁萍会来拿的。我马上有课,等不及了。""鲁萍?"高浩月问了句。蒋大壮点点头,又看看表,便将袋子放下,骑车走了。走到广场边上,他又停了车子,望了望庙前街那边,然后便往龙眠路去了。高浩月看着,等蒋大壮走得看不见了,就拎起袋子。袋子不重,他放到柜台里面的烟盒子上,坐下来,继续眯觉。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又拿过袋子,打开,里面是两个瓶子。都是洋文,高浩月也看不懂,大概是香水或者化妆品一类。高浩月笑笑,这蒋大壮……他又想起王五月了。从内心里讲,高浩月是倾向于王五月的。王五月一直在追鲁萍。可是……端午节前,王五月和高浩月,还有李小平、高玄几个人在胜利餐馆喝酒。酒醉之中,王五月说:"这辈子我就认定鲁萍了。谁要跟我抢鲁萍,我就跟他没完没了。"高玄笑话他,说鲁萍早已经不是纯洁的女人了,这样漂亮的姑娘,怎么可能还是……王五月当时就急了,抡起酒瓶,要砸高玄。高玄一边往外跑,一边喊着"重色轻友"。王五月道:"我就是重色轻友了。为了鲁萍,我可以杀人!"高浩月弄不明白,王五月为什么对鲁萍这么格外喜爱。依王五月一中老师的条件,他是能找到比鲁萍更好的姑娘的。可是,他偏偏就认准了这棵歪脖子树。鲁萍是什么样的人,高浩月清楚。王五月应该也清楚。爱情啊,也许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就像东大街紫来桥下的流水,你无法左右它要往哪一片水草底下流动。它只是流着,毫无理由,毫无方向!

无 题

文章:路人甲/编辑:夕阳少年

从外婆家出来走上河堤,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还是在正月里的日子,暖暖的阳光却早把寒冷撵到了一些阴暗的角落躲了起来。和我们乡下农村那些像蜘蛛网那样把村村落落紧密绕起来的沙子路一样,河堤也是一条沙子路。路两旁稀疏地栽着一些已经有些年头的柳树。因为不时有车路过扬起灰尘的缘故,柳树都披上了一层层厚厚的灰土。也许是天气暖和起来了,柳树的枝杈间有些嫩绿的芽顽强的从灰土间钻出来,把枝杈上的灰土撑得有一丝丝松动,枝杈上看起来有了一道道岁月刻下的深深浅浅的纹。­时间过得真快,差不多二十年没有经过这条河堤,河堤上依然是尘土飞扬,而它脚下的小河依然安静的流淌。在小河面上多了一座小石桥,小石桥是通向对面的易家湾。­

365bet官方备用网址,易家湾坐落在我曾经念过书的中学的背后,也是我儿子现在正在念书的中学背后,它早就变样了,变得和我们乡下其他的村落一样,用时髦话说就是“旧貌换新颜了”----二十年前破旧的土砖瓦房已经尘封在记忆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两层的白砖楼房,它们掩隐在几棵在冬日里依旧苍翠的大樟树里,宁静又安详。背后的山岚多了一道围墙,在白色的楼房和苍翠的樟树的映衬下,灰色的围墙分外显眼。­我眺望着不远处的山岚和山岚围墙背后的学校,心里想:二十年没有去看看,学校是不是也变样了?今天正好有空,是不是去学校看看?看样子围墙好象是把学校和村子隔离开了,现在从村子这边可以去学校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斜倚在小桥的栏杆上,犹豫着是过去看看?还是找个人问问?

一位老人从村子里走出来,走上小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皮革大衣。衣服看起来很新,也许是刚买的,也许是只有过年才穿吧?尽管衣服城里早已经淘汰了样式,尽管穿起来还不怎么合身,却是时下我们乡下最时新的那种,也要好几十元才可以买到的。他的脸膛黝黑黝黑的,额头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宛如新犁开的田垄,头上的头发是黑里面夹杂着白色的,好象是黑泥土上打过了一层厚厚的霜。
在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赶忙递上一支黄鹤楼的烟,并招呼老人说:老人家,年过得好。老人从抄在皮革大衣口袋里拿出双手来,又把双手搓了搓,才欣喜的接过烟说:年在你们家。在我们那一带乡下过年,年过得好和年在你们家是最寻常,最亲切的互相问好。一问一答后老人马上笑了,笑容在他那长满深深皱纹的脸上像水波一样的漾开,在冬日里格外的温暖。后生哥,你是我们村哪家的亲戚?我怎么不认识呢?边说他边小心的把烟放在耳朵上,还用力按了按。我想也许是他不寻常抽到这种对农村人算是很好的烟。我是想问问从村子走能到学校去吗?我伢儿在学校念初三,想找他班主任问下伢儿的事。其实儿子在学校一直挺好,我只是想去学校看看,抑或是找寻下我少年时代生活过的痕迹吧。这里早过不去了,要走街道那边去,他顿了顿,似乎是有些迟疑,他世故的笑了笑接着说:再说,就算过得去,大过年的,你空着手去也----怎么也要去街上买条烟什么的,现在兴这个我挥手和老人作别,心里想着儿子去年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分快慢班了,他英语不好,在慢班,还说有的同学为了到快班去给老师送礼。我当时问:那你呢?心里也在琢磨要不要送礼。只要努力在快班慢班一样,我才不稀罕你去送礼呢。儿子的不屑从电话里传来,让我一阵脸红。当然他是看不见的。
­
沿着河堤去学校其实不远,慢慢踱步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路程。途中要拐过一座大桥,过了桥就是乡文教组,再往前走四五十米就是学校了,在文教组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租书店,是一位姓蔡的老师开的。­

蔡老师是先前是教语文的,病退后就开了家租书店打发日子,还就近照顾在文教组工作的老公。租书分两种,一是一本书每天两毛钱,押金五元,还有就是一本书五毛钱,时间限一个星期,押金也是五元。店里的书种类并不多,只有少量的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大多是名家小说,名家散文和历史书----那时候我是租书店的常客,尽管我每个星期带点大米和柴禾,外加四元钱,这钱主要用途是买早点,买菜和学习用具,我还是在牙缝里省下些去租书,有时候没有钱就腆着脸去欠帐。名家小说,名家散文和历史书估计是蔡老师自己的藏书,那些书让我爱不释手,书里面还有大量的读书笔记和心得,也是让我读得有滋有味。现在如此痴迷文学估计就是那时候落下的毛病那时候肯定不只我一个人有欠帐欠没了的经历。不过蔡老师并不在意,也许对她来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钟爱的书籍又有下一代人在努力的看,而对于一位教师来说,有什么比这更让她欣慰呢?­
文教组还是文教组,只是平房已经换成了一栋三层的楼房,小书店呢?我的眼睛在房子外面和左右巡睃,小书店没有了。­

我猜现在学校里喜欢看书的孩子一定是少了一个好的去处吧。但这很正常,我告诉自己,现在在乡下谁会去开间小租书店?哪怕仅仅是打发日子?哪怕只是满足自己和别人阅读的愿望?­

一长排水杉树高高的耸立在小河沟的边上,修长挺拔。水杉,频临灭绝物种,国家特级保护植物,这是以前读书的时候生物老师对它的讲解。有趣的是它们站在围墙的外面,围墙围住的学校,是我生活了三年的学校。­我站在学校门口的岗亭前,有几分忐忑,还夹杂了几丝莫名的感伤。二十年前我也是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离开的,二十年后我又带着同样的心情站在这里。我好象只是去外面散了会儿步回来,可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现在生活在学校的却是我的儿子-----那个一脸青春痘的孩子。若干年后他也会像现在的我一样站在这里,是否也会有着同样的心情?有着同样的感伤?
­
在岗亭登记后,我饶有兴致的仔细打量它。岗亭和城市里那些公司的门卫室差不多,只是狭小些,岗亭靠里面连着围墙。墙壁是漆成黑色的,上面写着些通知:正月初九报名,初十正式上课。某某同学捡到了手表一块,送交教导处处理,希望同学们学习这种拾金不昧的精神等等。在墙壁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字迹模糊的通知,大意是学校决定利用寒假办补习班,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报名参加。

看到这些,有股暖流从心头流过。一切还是那样熟悉,二十年前也总是这样的通知。可是,二十年足够让一个幼稚无知的少年满身沧桑。­
学校的主体结构是由六栋大楼组成的。其中教师宿舍楼最是气派,它高有六层,箕踞在操场的后面,整个房子全部涂成天蓝色,房子前面整齐的栽着一排柏树,枝叶正生长的茂密苍翠,在冬日温暖的阳光照射下,宛如挂在那里展览的一幅绝美油画,静谥安详。而以前这栋教师宿舍楼只有三层,一层和二层住着单身的老师,三层是教学组的办公室,楼房又破又旧。我的语文老师曾一边说,一边笑,对它作过精彩的描述:冬凉夏暖,冬天过道里的穿堂风让人如沐冰浴,瑟瑟发抖。夏天的中午它就是一蒸笼,让人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才睡着了,忽觉头顶一片轰隆声划破寂静,大惊,急起身探问,才晓得是上层有同学请教老师问题,那轰隆声是他们路过的脚步声。习惯以后,睡着了估计有人把他抬着扔出去他也会不知道,练出来了。­

现在建起来的房子这么美,他们应该住得不错吧。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们理应住得好些。
­
教学楼伫立在教师宿舍楼后面的山坡上,是一栋三层的灰色建筑物。右边是何寡妇家的一片旱地,它的左边是易家湾的稻场和通向易家湾的弯曲的石头路,路已经没有了,只留下些曾经有人睬踏过的痕迹,而那白砖红瓦的老的教室只存在在我们的记忆中了。灰色的围墙蜿蜒而过,把易家湾隔离在教学楼的背后。正是吃中饭的时间了,教学楼空荡荡的,想必学生们都是吃饭去了吧。­说起吃饭,就不能不说说何寡妇。和广大的农村妇女一样,何寡妇长得面如满月,壮实黝黑,声音洪亮得像打锣,长年累月的劳动让她看起来很苍老。何寡妇是那块地方的名人,原因有四,一:她老公死得早,那年儿子才8岁,有好心人劝她改嫁,她说:等我把儿子养到可以自立我就改嫁。二:她儿子以全县头名状元的身份考上了黄冈第一高中,地区电视台都来采访她在我们那小地方引起了轰动。三:她是骂街的能手。农村人嘴硬心慈,是不是看她孤儿寡母让着她?我不敢妄测。总之,易家湾老老少少没有一个人敢跟她对骂。四:所有的学生都公认她做的汽水芭最好吃。
­
在整个中学时代,饥饿是不离不弃的影子,这点农村娃都深有体会。那时候下早自习的铃一响,我们像饿了一夜的小鸡一样涌出教室,涌上那条弯曲的山路,涌向易家湾那几口大锅边上。易家湾家家户户都有一口大锅,早上总是冒着热腾腾的气,锅里贴着一种白色的馍馍,我们叫它汽水芭。汽水芭形状是圆形的,直径约十二公分,严格的说应该是一种烙饼。贴在锅上的一面泛着金黄,中间夹着芝麻糖,二毛五一个,比学校食堂里没有夹糖的便宜五分钱,作业本才一毛钱一个,在易家湾买汽水芭一早上就可以省一个作业本,在那个拮据的年代哪怕是一毛钱对一个农村娃都很重要。同学们吃汽水芭都在固定的人家,也可以欠帐,相比学校里没钱就吃不上饭来说,这也是我们都在易家湾吃的理由之一。我是固定在何寡妇家吃的人之一。每天一下了早自习,何寡妇家聚集着一双双饥渴的眼睛和不断蠕动的喉咙,但听不到吞咽口水声,只有她一边用胳膊擦汗,一边用洪亮的声音在吆喝:威儿,两个拿去,建儿,这是你的-。她熟悉我们每个人的乳名,就像她熟悉她家里的小鸡小猪一样。我们也像一群小鸡在老母鸡的领导下有条理的拿自己的吃食……散钱放在铁盒里,整的自己找,没钱的自己记在小本子上。何寡妇不识字,她桌子上有个小本子,所以我们都是自己欠多少自己记,有钱时再还,也没人赖皮。用何寡妇的话说:你们就像我的儿女,我信你们,再说你们还小,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也许单纯的信任就是农村人的质朴吧。
­
如今,易家湾被围墙摈弃在外了,学生们吃饭是什么样的呢?带着好奇心我走向生活区。一条长长的队伍挡住了路----原来是学生排队打开水。不断有排在后面的学生在叫:前面的快点,时间快到了。还有人嘟噜:开水房才开十五分钟,怎么够,要是打不上水,又要买矿泉水,那么贵。接着就听见前面有个声音在喊:时间到了,关门,晚上再来。于是人群又涌向前面的房子,前面一排房子都是小店,足足有十几家之多,每家店里都挤满了人,不断有人拿着一瓶或几瓶矿泉水出来,可是小店依然拥挤,嘈杂。显然更多的学生早就在买矿泉水。一时间我几乎以为我走错地方了,走在闹市上了。难怪儿子说,天天喝矿泉水,要不就是自来水。我也跟着挤过去,试图看能不能找到熟悉的面孔问问情况。­

一家小店门口一个腆着肚子的人冲我叫:威儿,威儿。随着叫声的还有挥舞着的粗胳膊:我是建儿,是建儿。建儿,我有些不敢相信,是我那个睡一个床铺,座一张桌子的建儿?是那个叫何寡妇妈妈的建儿?是那个朴实善良的建儿?真是建儿。我也兴奋的挥舞着手,大声叫:建儿,我是威儿,好多年不见了,你怎么在学校里?你好吗?我一直在学校教书,这是你嫂子,也在教书,顺便开了一小店。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妇人一手抓了几张面巾纸揩脸上的汗,一手递给学生矿泉水,还堆着笑说:威儿,你好,早听建儿说起你,中午别走了,等下我弄几个菜,你们哥俩喝几盅,建,你带他去那边棚子下站会儿。不好意思威儿,你看,这里太小,抻不开脚。棚子下停了七八台小车,我和建儿站在棚子下,我在口袋里摸烟。他边掏了一支中华递给我边问:怎么想起来看我了,可是十多年没见了,过得好吗?我笑着说:混呗,你看起来不错嘛,怎么这里这么多的店?这棚子是车棚吧,你买车了?都是老师开的店,哪里好啊,大家都买了车,我也只好随大流,刚买,日子难过呀。他嘴里谦逊着,但话语里很是得意。怎么这么多人买矿泉水呀,是不是学校故意的。他意味深长的笑了说:算是吧。似乎不愿意继续这话题他拐了个话说:中午在这里喝几盅。我突然觉得他那熟悉的圆乎乎的脸有些模糊,就岔开话问:何寡妇好吗?哪个何寡妇?他有些茫然,手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问:是易家湾的何寡妇?她早死了。我觉得心里一沉:怎么死了?听说是劳累过度,得病死了,谁知道?他淡淡的说。就好象在说天气或者是不相干的事。过了一会,建儿用不用置疑的口气说:中午在这里吃饭,就这么定。建儿,不了,还这么早,我要去易家湾有点事。你忙,我走了。­
小店前人声鼎沸,让我烦躁,不断有学生端着矿泉水离开,我也快步离开了那排嘈杂的小店和那间车棚。­
­

文学风文学的家园

本文由www.365488.com-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一节

关键词: www.365488.c www.365488.c 寡妇

上一篇:笛音天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