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满的故事,回归自然

作者: 现代文学欣赏  发布:2019-05-28

www.365488.com 1

告 别

阿满的家庭成员

(随笔)

    阿满是家里的三儿子,出生四五岁母亲就去世了,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他的母亲是地主家的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这就是他的家庭成员。他的祖父抽大烟,把家里的钱都败光了,据说他的祖父是个自私的人,有好吃了都不会给他们吃,都是他自己偷着吃,这是他对祖父的记忆。他对母亲的记忆也不是很多,母亲走的太早了,以至于他的生日都不知道是哪一天,最大的姐姐估摸着说是正月初四,而且这些年也是这么过的生日。他们的家是一个用土做成的砖,垒砌的房子,一家人都住在这个房子里,中间是堂屋,两侧是住人的,屋后面还有一排房子是厨房,猪圈、厕所、鸡舍。父亲的床是一个实木做的床,这个床应该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还有一个纯木做的一人多高的柜子,用来放杂物的,这就是家里还看的过去的家具了!不过在这个年代大家都是这样,并没有谁家特别有钱,或者是有更多更好的东西,而且孩子成群,都是大带小,感觉是父母生下来以后就属于放养状态了。阿满也是这样长大的!

文:回归自然 编:清风

  阿满从小就是被两个姐姐带大的,其实具体的说应该是大姐,所以他和大姐的关系非常好,大姐可以说是他的半个妈妈,以至于后来大姐出嫁以后,他和家里的孩子在农忙时节都去大姐家帮忙干活,和他关系好的还有他的弟弟,小时侯弟弟干坏事了,父母打的都是阿满,所以弟弟还是很感激他的,所以兄弟俩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至于后来的关系,以后会讲到。

给父亲做“两七”(亡故的人要做七七),兄弟姊妹都要各奔东西去了。我是把父亲送上山,就回自己家了。在老家八天,因为没有带衣服换洗,自己感觉自己臭不可闻了。二是因为兄弟姊妹和其家人都在家,家里不会因为父亲突然归土而变得十分凄凉。做“一七”的时候,回家来兄弟姊妹还都没有走,几十人还热热闹闹的。而这“二七”,明显萧条了许多,大哥,四弟相继回到自己家去了。只有三弟因为好多年没有回家,这次发了狠心多住些日子。向父亲烧纸的就只有我们两兄弟,母亲和大姐在一旁看着,眼睛里满是泪水。女人大概都难以忍受这一份凄凉和悲怆。
我一向不喜热闹,但也忍受不了人死灯灭那种凄凉。村子里的上一辈的老人都撒手人寰而去了。年轻一代都外出讨生活了。十几户的小村原来除我父母以外,还有一户父子两个:大人叫跃生,是大跃进那年生的。这人生的矮小,胆子也不足,就这样不敢出门去讨生活,后来说是因为害怕这山村的冷冷清清,搬到隔壁村子里去住了。
隔壁村子里有个私人煤矿,住满了外地来下窑的人,平时到还有几分人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那村子里有很多个颇有姿色的留守女人。煤黑子只要发钱就可以上,这对于女人也许是一举两得,即可以赚钱买漂亮衣服,又可以打发孤寂寂寞。反正她们那男人在外面打工做生意也是沾花惹草的。
我原先本来不信这些是真的,我们这山村一向民风淳朴,从来没有这些鸡鸣狗盗之事。女人和外人说话也脸红。但由不得你不信,很多人还碰见了这些事。跃生没有钱,而且和武大郎不相上下,老婆死了十几年,自然也是想女人的。大约这样的人心地特别好,做事业踏踏实实。由此大家送他一个外号叫“热壶",久之,村子里的人大多忘记了他的书名了。我父亲亡故的时候,他帮着抽水,打井(埋死人的),架电。一个人做好几个人的事。母亲把那些剩下的菜呀,烟呀,油呀什么的都给了他,他千恩万谢地。那些女人大约也是想他能够做点重家务。他是和那些女人睡觉唯一不要发钱的。在父亲的丧礼上,我还看见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和他打情骂俏的,当时感觉和着沉沉的气氛很不协调,但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些烂事。
www.365488.com,父亲走了,母亲是不能再在这没有人气的村子里住下去了。敬完父亲,就要把母亲接走了。我在村子里转了转,门上的铁将军都已经锈迹斑斑。我出生的祖屋,已经倒塌了一间,很多家共同的大堂屋也已经塌了半边。集体化的时候这堂屋经常是全村开会的地方,那时候人声鼎沸,大人小孩叽叽喳喳闹做一堂。开会的时候,女人们一边纳着鞋底,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父亲讲大好形势。父亲总是把饿着肚子的社员们的情趣调起来,因为他看报,知道外面的大好形势,还知道当年红军吃草根皮带的故事。说的社员们对共产党感恩戴德的时候,然后打开粮仓给社员发每一个月的基本口粮(粮仓就设在这堂屋里)。由此想起父亲很多的生龙活虎的生活画面:父亲有大半年时间只穿一条裤衩的,流火的大热天,毒辣的太阳把他身上的皮剥了一层又一层,身上的皮肤与其说是古铜色i,倒不如说是血红色,我们兄弟姊妹就是靠父亲这样拼命挣来一点点口粮养活到大的。
父亲后来做村干部,区干部,到死也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一件有价值的财产,他说过共产党员就是天下最穷的人。分地主家的祖屋已经倒塌,我们兄弟自己赚钱建的新屋也已经在这风雨飘摇中失去了实际意义。这村子已经萧条得令人窒息了,没有了人居的基本条件。
我们帮母亲收拾几件衣物,上车的那一刻。我们兄弟姊妹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回过头来再一次看了我们出生的小山村,眼泪像珠子似的门帘档住了我们的视线,眼前一片模糊。

  阿满的大姐,据说阿满的大姐和它们的母亲长得很像,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她嫁给了一个耶稣教徒,自己也信奉耶稣,家里在一定的日子里都会有很多人来做礼拜,在阿满的老家很多人都信奉耶稣,阿满却没有受到影响,从未信奉任何宗教文化。阿满的大姐夫是个传教士,中国基本上跑遍了,两口子很是和睦,可能跟自己的信仰有关系吧!他们有两个儿子,都外出做豆腐生意,这也是阿满家乡传统的工艺,基本上的这一代人都是外出经商做生意,基本上都是做豆腐,据说生意做的不错,但是两口子爱赌博,把钱都输光了,以致从头再来,但也有手艺在,后面又发达了。在他们的生意做的都不错的时候,阿满的大姐却意外的发现得了癌症,在腿上,把腿截肢了,本来以为就好了,没事了,可过了三年癌症复发,最终夺取了她的生命,阿满回去见了大姐最后一面,大姐当晚就走了。看来她信奉的耶稣也没能保住她的生命,大姐的坟就在祖屋的边上,这样她大姐也不会孤单。可是多年以后,她的家人还是搬离了祖屋,留下了她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只有每年过年的正月才有她的兄弟姊妹来看她,而且她的老公有娶了一个女人,匆匆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没有多少人记住她,只留下一个黄土包和一个十字架的墓碑!

—2010年10月14日

  她小姐,是一个与阿满长得很像的人,阿满、二哥、小姐和父亲长得一样,其余的人长得则和母亲一样,但无从证实,都只是口耳相传,因为家里没有母亲的照片。小姐嫁了一个爱喝酒,好吃懒做的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别不靠谱,所以所有兄弟姊妹中,只有她家里过的最不好,不过大家的大女儿读书却很不错,在当年读了个大学,非常好。小女儿却不是很好,长得漂亮,能言善道,却十七岁就和一个山里的男人有了孩子,奉子成婚,哪知道三年以后男人失踪了,至今未找到,也是个命苦的女人,招的上门女婿,所以孩子至今都是跟随小姐生活。小姐的家至今还是平房,棚式的厨房,现在倒是少见了,在小姐四十岁时,得了白癜风,阿满看着很是难过,家里从未有这样的病,不知小姐怎就染上了这样的病,本就被岁月折磨的满脸皱纹,现在还白一块黑一块,看着怎不叫人心疼,可是也没有钱医治,还有小孙子要养活,命运悲苦的一家子,好在现在一家子都在深圳打工生活有所改变,但愿小姐的病也好起来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大哥阿兴,阿兴是家里文化程度最高的孩子,读过高中,给村里当过会计,数钱的手法非常熟练。阿兴娶了一个会花言巧语的女子,对父亲很不好,乃至于父亲年纪大了却不赡养老人,如同陌生人一样,只是父亲看到了她与别的男子私会,便气不过告诉阿兴,所以从此不再往来,直到父亲去世前夕,还拿走了父亲所有的钱,其他人知道却不言语,只求她良心上过得去,这种情况在农村比比皆是。我想阿兴应该还是相信父亲的,只是妻子的跋扈让他不的言语。阿兴两个女儿,所以日子过的便不是很清苦,妻子则喜欢打麻将,所以很多的家务便是阿兴负责,农忙完后还要外出打工补贴家用,总的来说也不是那么的悠闲。

  二哥阿明:阿明是绝对的大男子主义者,所以几兄弟中,只有阿明不用做饭和家务,还要对妻子挑三拣四。阿明的脾气很拗,稍有不适就对妻子大呼小叫,时间久了妻子便也习惯了,两人育有一子,儿子也随了父亲的性格脾气,很执拗。阿明很会捕鱼和捕野物,并且把这些技能教会了阿兴和最小的弟弟,每年过年最喜欢去阿明家,他家的野味最多了,这也是过年必不可少的美味。阿明的妻子身体一直不好,所以阿明还是比较辛苦的,又黑又矮,一看就是朴实的农民,。现在的阿明跟着儿子去珠海定居,儿子在珠海买了房子,不过也欠下了不少债,去珠海有两种原因,一是家里的土地被征用,没地可种,收入也不高,其二是外出打工可以帮儿子还钱,一家人也可以在一起,我想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本文由www.365488.com-365bet官方备用网址发布于现代文学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满的故事,回归自然

关键词: 父亲 www.365488.c www.365488.c